Tuesday, June 13, 2017

翻译员

早上去对面江的大医院看眼睛,是一种复诊性的。
其实,真正的看眼睛日期是在六月七日星期三,是三月份的安排。
五月尾,突然接到眼科部门的一个电话。他们叫我今天去看医生。
我正好奇。
在往常时,星期二跟四是动手术的日子。
那个时候,星期一,三,五才是我们看眼睛的时刻。
昨天早上,我就带着疑惑的心情去大医院询问了。
柜台的男马来同胞工作人员给我一个肯定答案。
所以我今天早上就来了!
看我眼睛的是一个漂亮,有着一双大眼睛女印度医生。她会说英语跟国语,但不明白华语。
一个拿着第四个号码的广东女性朋友先走进病房。她进去病房很久。
后来,拿第一号码的女马来同胞被叫进去。只一下子功夫她就出来了。我们询问她是不是已看好眼睛。她却告诉我们说:“里面的女性把验血报告纸弄不见了。医生叫我进去给她们作翻译员。我讲不清楚。”
此时,我才明白我之前所听到的。
我以为广东朋友今天来是要看她验血报告结果的。原来她已经拿到了!那么,她本来是想给医生看那张报告,却在她来到病房时,印度医生却找不到那张纸在病卡里。
又花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印度医生叫我进病房。
我正好奇女马来同胞还未叫进房的,我怎么会先进呢?
站在医生的桌子面前。
“你会讲华语吗?”她问,用英语。
我点点头。
“那麻烦你告诉她,叫她再去验血一次。因为她今天没给我那张验血报告纸。有了它,我才能够帮她写信去古晋医院或私人诊疗所动手术。目前本地没有专科医生。”

“哦!不是说缅甸的两夫妻又来了吗?我听他人说的。”
“是吗?就是有的话,也不知道他们几时会到啊?我们不能等他们来,因为她这种情形,好像不能等太久。你问她她有什么不舒服?”
我跟朋友说了。
“我的眼睛有时睁不开,没有常常,但是偶尔。我需要用手把眼睛打开。我见过两个私人医生,他们都说我的眼睛很干,有点破裂。他们叫我动手术。”
我用断断续续的英语跟医生讲述。
“因为没有专科医生,泗里街医院这里不能给她动这个手术。诗巫医院吗?不行,那边有太多的病人了!根本排不下日期!古晋的我可以帮她写信,但也不能肯定他们会安排在那一天做手术!有验血报告后,我们会写介绍信去看私人诊疗所,只有这样了!”
“还有,你要告诉她一声,她下次来看我的时候,叫她务必要带来一个会听英语,然后又会讲华语的人来。不然我很难跟她沟通。我们这个部门是没有华人的。你一定要告诉她这一点!”
“哎!这里不是有一个华人护士吗?”我询问。
“她已经不在这里做了!她到其他部门了!”印度医生回答。
我用华语跟广东朋友说了。还特别交代她最后一点。

“下次来的时候,要带你的孩子来。”
“那怎么办呢?我孩子要做工啊!”朋友很为难。
“叫亲戚或朋友陪你来罗!”我说。
说的时候,也蛮可怜她的处境。
想不到我今天却成了她们两者的翻译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