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17

寄一封信

自从有了电邮之后,我就很少再去邮政局寄信或收信了。
这种情形应该有十多年了!
早上十点多,为了要寄一封信,我不得不去邮政局买邮票。
最大原因是因为收信人没有电邮跟微信。
(跟他们的通信记录,还停留在10多年前的方法。)
最近要去游玩。
旅游之地有我一对很久没联络的夫妻文友。
为了要得知他们的一些信讯,我只能用这个法子。
到达邮政局,我们以前买邮票的窗口已经关闭。
看到椅子上坐满了人,要是要拿号码的话,肯定要等一段时间。
为了答案,我就询问第五号柜台的男马来同胞工作人员:“买邮票的,也要拿号码吗?”
他点点头。
我拿了一个号码。
果然我在椅子上等了一个钟头半。
我走到第二柜台。
“我要还多少呢?寄平常的。”
柜台处是一个认识的华人女性,我们曾经一起旅游。
“要95仙。”
早期时是60仙。
“如果是挂号信呢?”
“是两块九。”
“那就用挂号吧!”我回答。
之前是一块三。
跟朋友提起此事。
“去Pos Laju会更快,只是会比较贵一点。他们会把信交到收信人手上。”朋友说。
早知道,我会巽后者!
当然,更期望我会接到文友的回信。
想不到10多年前的邀约,会拖到今日才有机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