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2, 2017

(1081) 邮资不足

(登於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美里联合日报电子报文苑版)


三天前寄的挂号信,以为已经在半路上了!

却不料,会在早上11点多,接到外子的电话。
“你在今天或昨天有去邮政局或快递公司寄东西吗?他们打电话来说你写的资料不太对。叫你赶紧去询问一下!不然他们会取消你的信件。”
听了之后, 我赶紧更衣到邮政局一趟。

想来想去,有错误的话也应该是那那挂号信了。因为我在这十多年以来,只寄了那么一封信。
到达目的地,就立刻走向第二号柜台。三天前,我就是向这个柜台的华裔工作人员寄挂号信的。今番,华人不在,只有一个女马来同胞。

拿出那天寄挂号信的证据,然后报出我的名字。
对方哦了一声说:“你要还我们5令吉80仙。因为你寄的信是寄去印尼的。”
我交给她6令吉。

交钱的时候,我觉得我当时也做错了!因为那天我只跟她聊着去旅行的事项,让她分心了!我压根儿没告诉她有关那封信是要寄去外国的。我想她就以为我是寄去国内的而已。
“那一共要还8令吉70仙吗?因为我那天已经还了2令吉90仙。”我询问。
“不是,这6令吉我还你,你给我3令吉90仙就好了。”
我顺从她的意思去做。一封寄去印尼万隆的挂号信是6令吉80仙。

(涂于2017年6月26日)

Sunday, October 15, 2017

1080) 与肉骨茶有段情

(登于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联合日报电子报 文苑版)

记得是在去年的有一天早上,小儿子带着我跟外子送大孩子上诗巫的飞机场。后者要去吉隆坡。在回家的半路上,外子带我们到丽华对面的新店里。他告诉我们说:“前几天我朋友带我来这里吃肉骨茶。味道很好,我喜欢。你们也试试看吧!”
听了之后,我并没有存着很大的信心。多次吃肉骨茶,都没给我有什么惊讶。
但是,那次我喝了第一口它的汤汁后,让我找到了生平第一回的惊喜!我跟家人说我以后还要来。后来;我又去了几次,直到该店的老板在燕子城也开了分行!
去年中,我们中学老同学有举办一个别开生面的聚会。那是分开了43年后的相聚,让我们回味无穷。
在相聚聊天中,我跟老同学们提起了肉骨茶。
一个住在西马的老同学笑着对我说:“你什么时候会去吉隆坡?我带你去吃全国最好吃的巴生肉骨茶。”
我记在心里了。
总是念念不忘地找机会去巴生吃吃看。
但是,每回到了吉隆坡,总是身在机场里,匆匆忙忙地往外国飞。就是回来时,也是赶着回家乡。
此次,会突然想起要去巴生吃,乃是因为我跟一群朋友要去国外游玩。我们早上飞吉隆坡。而去国外的飞机是在傍晚。下午有一段时间的空档。就以为可以坐车去吃了!
在平台上跟朋友提起此事。
个个都提出了缺点多过优点的理由来。
“来回是很敢的!”
“如果遇到塞车的话,我们就来不及坐飞机了!”
“要记得啊!我们在下午三点多就要放行李了!”
“还是不要去吃比较安全啦!”
旁观者清,是事实。
我终于明白我的无知。
肉骨茶到处都有得吃,我急什么呢?
以后肯定会有机会去品尝巴生的。
“好!我听你们的!”我说。
诗巫的朋友知道后说:“没有想到你那么爱吃肉骨茶,你上来诗巫吧!我带你去吃!”
说得我真的流口水了!
隔天清早时分,就上街买了两排猪肉排骨。还到药店找肉骨茶香料。曾经听友人说A1的好吃。老板说店里没有卖。他介绍我另外一种牌子。
拿回家之后,就煮了!
真的很好吃,全家人都喜欢。
(涂于2017年6月26日)

Sunday, October 08, 2017

(1079) 电子报

最初的时候,是从西马的《马华文学》中得知有关电子报这个名称。
不曾阅读过任何的电子报。虽然《马华文学》进入电子报已经实行了很多年,但因为自己跟不上,所以也没去找真相。我是看不到内容的!
去年,诗巫的一个男文友告诉我说:“《联合日报》已经有电子报了!我们只要还十零吉一年就可以看整年的报纸,非常的受用。”
之后他还教导我怎样把钱放进银行,及一切有关的事项。
我为之而心动过。
但是我后来没去实行。
因为之前没找到《马华文学》内容的经验,所以也就放弃了!
直到今年的七月尾,接到美里《联合日报》编辑的微信通知:“古晋《联合日报》将在八月一日起变成电子报了。如果有人兴趣,我可以赠送电子报给你们。你们只要给我你们的名字,电邮地址跟手机就行了!”
这一次,我给资料了。
只半天的功夫,就收到了回应。里边有属于我个人的密码及电邮地址。
心里想,这次一定要把整份报纸的内容找出来看!特别是星期日的文艺版。
试了很多回,我却不得要领。
写微信询问编辑跟诗巫的文友。
编辑以为我身在美里,还约定时间见面,然后教导我怎样打开电子报。
“我在燕子成呢!”我在微信里回信。
诗巫的文友回答说:“你只要填一下你个人的资料就能够看到了!”
我不甘愿地式了一次又一次。有些疑问慢慢地出现。比如表格里要我填code no,我却不知道从那里拿。这一条没填上是空白的,就停住不能往前走。
我是从八月十日试着进入电子报的。当时身在古晋家婆家,没有很多时间去看手机。
倒是到了八月十一日晚上11点33分,编辑在微信里寄给我们电子报第一次改版后的文艺版,是整大面的。隔天早上9点39分,他又寄来了星期日的文艺版。
真的让我们先睹为快!
有了编辑的帮忙,我如愿以偿地看到我要的文艺版,因为之前邮寄了几篇拙稿,很想知道它们有没有刊登的机会。
此时,我放心地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编辑的微信里。期望的是,他会在每个星期六晚上寄来星期天的文艺版。
虽然放心了,但是我还是对找寻电子报内容存有“再试试看”的心情。这种想法,时常围绕在心海里。
八月十五日早上,我情不自禁地打开手机找联合日报的电子报。以为又像前几天那样找不着。嘿!我竟然很意外地看到了它!我欢喜若狂。我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感觉很好。
这个电子报,除了给我全砂的新闻外,还有汶莱的!
真是太妙了!
我喜欢。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1078)寄一封信

(登於2017年9月17日 联合日报电子报 文苑版)

自从有了电邮之后,我就很少再去邮政局寄信或收信了。
这种情形应该有十多年了!
早上十点多,为了要寄一封信,我不得不去邮政局买邮票。
最大原因是因为收信人没有电邮跟微信。
(跟他们的通信记录,还停留在10多年前的方法。)
最近要去游玩。
旅游之地有我一对很久没联络的夫妻文友。
为了要得知他们的一些信讯,我只能用这个法子。
到达邮政局,我们以前买邮票的窗口已经关闭。
看到椅子上坐满了人,要是要拿号码的话,肯定要等一段时间。
为了答案,我就询问第五号柜台的男马来同胞工作人员:“买邮票的,也要拿号码吗?”
他点点头。
我拿了一个号码。
果然我在椅子上等了一个钟头半。
我走到第二柜台。
“我要还多少呢?寄平常的。”
柜台处是一个认识的华人女性,我们曾经一起旅游。
“要九十五仙。”
(早期时是六十仙。)
“如果是挂号信呢?”
“是两块九。”
“那就用挂号吧!”我回答。
之前是一块三。
跟朋友提起此事。
“去Pos Laju会更快,只是会比较贵一点。他们会把信交到收信人手上。”朋友说。
早知道,我会巽后者!
当然,更期望我会接到文友的回信。
想不到十多年前的邀约,会拖到今日才有机会!


(写于2017年6月26日)

Friday, September 08, 2017

菜果园半日游

藉着古晋来燕子城度假游玩的刘同学之福,我们跟外地的同学相聚了!
刘同学还给我们带来了她家出产的灯笼辣椒。让个个有兴趣種的同学们都拿到了红彤彤的辣椒。咖啡店里的各摊老板娘们及工作人员都被吸引着来讨几粒。好不热闹。
早上八点半,我们不畏细雨蒙蒙地来到长途巴士站对面一家叫作“我家茶餐室”的咖啡店,集合吃早餐。各同学都点了他们各自喜欢吃的食物。边吃边聊天,乐乎乎。
之后,在汪同学的带领下,我们去了三家本地的菜果园参观。
外地的同学(来自明都鲁的一对夫妇,一对从诗巫早早就专程而来聚会的夫妇,及也从诗巫驾车下来的三代同堂的母子孙队伍)断断续续的加入,让原本只有几个老同学的数目增加到十三个,真是好现象。
我们得到三个主人家的宝贵种植知识跟学问,得益不少。外地的同学还买了最新鲜的果子跟菜种。比如百香果,白罗卜,韭菜,芦笋等。
我们在椰甲巴刹吃午餐,却让外地来的两个女同学抢先付了钱请客。谢谢她们。
我们的相聚到了下午两点出才分散。
谢谢汪同学的带领,让我们耳目一新。给这个聚会增加了不少乐趣。
我们期待有下次的聚会!

Sunday, August 13, 2017

(1077) 更新护照

(登於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联合日报电子报 文苑版)

护照是八月才到期。我此人一向心急,就预先要去拿表格了!
很早就得知上了60岁的年龄,更新护照只要还一百令吉。
最近几天,几个中学老同学在讨论着要去印尼游玩。我有兴趣参与。
在寻找室友之际,心里又贪心地要去新疆。
两队的旅程很接近。一个在八月尾,另一队在九月。
为了旅程顺利,我应该先更新护照。
也顾不得还有两个月到期,我就先更新了!
前天早上,到达移民局部门。看到泠泠清清的办公室。
我不拿表格填了,就直接更新。
四号的男马来同胞询问我几时要用到护照,我说可能七月八月吧!

之后,他帮我填东西,我只要签名跟印手印。
之前会想要拿表格,就是怕自己的国语半天吊,看不太懂或填不来。本来的意思是要拿回家叫孩子们帮我填。之后才来更新。
“一个星期后来拿新护照吧!”柜台的女马来同胞微笑地跟我说。
“好!谢谢你。现在好快做好哦!”我说。
有了新护照,就踏实多了。

(写于2017年6月22日)

(1076) 翻译员

(登於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联合日报电子报 文苑版)

早上去对面江的大医院看眼睛,是一种复诊性的。
其实,真正的看眼睛日期是在六月七日星期三,是三月份的安排。
五月尾,突然接到眼科部门的一个电话。他们叫我今天去看医生。
我正好奇。
在往常时,星期二跟四是动手术的日子。
那个时候,星期一,三,五才是我们看眼睛的时刻。
昨天早上,我就带着疑惑的心情去大医院询问了。
柜台的男马来同胞工作人员给我一个肯定答案。
所以我今天早上就来了!
看我眼睛的是一个漂亮,有着一双大眼睛女印度医生。她会说英语跟国语,但不明白华语。
一个拿着第四个号码的广东女性朋友先走进病房。她进去病房很久。
后来,拿第一号码的女马来同胞被叫进去。只一下子功夫她就出来了。我们询问她是不是已看好眼睛。她却告诉我们说:“里面的女性把验血报告纸弄不见了。医生叫我进去给她们作翻译员。我讲不清楚。”
此时,我才明白我之前所听到的。
我以为广东朋友今天来是要看她验血报告结果的。原来她已经拿到了!那么,她本来是想给医生看那张报告,却在她来到病房时,印度医生却找不到那张纸在病卡里。
又花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印度医生叫我进病房。
我正好奇女马来同胞还未叫进房的,我怎么会先进呢?
站在医生的桌子面前。
“你会讲华语吗?”她问,用英语。
我点点头。
“那麻烦你告诉她,叫她再去验血一次。因为她今天没给我那张验血报告纸。有了它,我才能够帮她写信去古晋医院或私人诊疗所动手术。目前本地没有专科医生。”

“哦!不是说缅甸的两夫妻又来了吗?我听他人说的。”
“是吗?就是有的话,也不知道他们几时会到啊?我们不能等他们来,因为她这种情形,好像不能等太久。你问她她有什么不舒服?”
我跟朋友说了。
“我的眼睛有时睁不开,没有常常,但是偶尔。我需要用手把眼睛打开。我见过两个私人医生,他们都说我的眼睛很干,有点破裂。他们叫我动手术。”
我用断断续续的英语跟医生讲述。
“因为没有专科医生,泗里街医院这里不能给她动这个手术。诗巫医院吗?不行,那边有太多的病人了!根本排不下日期!古晋的我可以帮她写信,但也不能肯定他们会安排在那一天做手术!有验血报告后,我们会写介绍信去看私人诊疗所,只有这样了!”
“还有,你要告诉她一声,她下次来看我的时候,叫她务必要带来一个会听英语,然后又会讲华语的人来。不然我很难跟她沟通。我们这个部门是没有华人的。你一定要告诉她这一点!”
“哎!这里不是有一个华人护士吗?”我询问。
“她已经不在这里做了!她到其他部门了!”印度医生回答。
我用华语跟广东朋友说了。还特别交代她最后一点。

“下次来的时候,要带你的孩子来。”
“那怎么办呢?我孩子要做工啊!”朋友很为难。
“叫亲戚或朋友陪你来罗!”我说。
说的时候,也蛮可怜她的处境。
想不到我今天却成了她们两者的翻译员!

(涂于2017年6月13日)

Wednesday, July 05, 2017

信用卡


早上,我接到一个老朋友的电话。
“老朋友,要不要吃桂尼?来我家拿吧!”她说。
“我正等着你来电话通知我呢!好!我这就去!”我厚着脸皮笑了。
到达她家后,果然见到十多粒桂尼在等着我。
老友用一个大纸袋在装着之际,我的手机响了。
“哈罗!”我接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没声音。我把手机放进手提包。正想接过老朋友手中的水果,电话又来了!
“喂!”
“我是xxx银行的,是来自信用卡部门的。”对方是个陌生的女性。
她有说出银行的名字,但我一听到她用英文说信用卡,就记不住。
“你上回申请的信用卡。。。。”
没等她说完话,我就插口说了:“
你说什么?credit card?我没有这种东西!”
说完,我就把手机关掉。
老友在旁问我发生什么事。
“接到一个电话关于信用卡的。我知道那肯定又是一个骗局来的!因为我一生都没申请这种东西。我看对方要拿我的资料而已。这种电话不可以继续跟她聊。”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