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2, 2018

(1085) 老同学

(登於2018年6月24日 美里联合日报电子报文苑版)

不知不觉间,我们离开母校已经45年了!
在今年的四月一日晚上,我们这些来自全世界的离校生,在母校的大礼堂内共同庆祝了母校80周年的庆典。
在110桌的男女老幼校友中,见到了很多80多岁的老校友,以及最年轻的18岁的学子们。其中最年长的是103岁的小学校长。
在我们的一群老同学中,也来了30多位男女同学。
因为曾在两年前举办了一次相聚,是41年来的第一次!所以很多都是认识的熟脸熟面的同学。
其中有一位姓李的男同学。认识他的人提起了他。我们才知道45年前是跟他唸同一班。他在清明节的时候有回乡扫墓。但因为他不是平台里的成员,所以他没参加。无形中,错过了跟老同学相聚的机会。
另外一个姓吴的男同学,我们一直以为他身在国外的。我三月尾在一间茶室吃早餐时巧遇了他。他是在没有人通知他的这种情形下也没有来。
没有参与平台的老同学们因此而错过了相聚的时光。想起来,那是蛮可惜的事!
事后的这几天里,我跟当年同班唸书的何同学有了几次的见面及微信。我们情不自禁地谈起了当年一起唸书的岁月跟同学们。
提到去世很多年的刘老师,我们的眼眶都红了。
当年我们怪他教我们华文太过严厉。我记得他曾静对我们这样说过:“我罚你们一个晚上写两万字,也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以后永远会记得这个’礼‘字。是一点不是两点!再过几十·年,你们肯定会感激我今天的教育。等着瞧!”
可惜刘老师已经在天堂了!
不然,我一定会上门向他道谢!因为后来离校之后,我就没再写错这个繁体字(礼)!
不过,他应该也没想到,很多繁体字后来都成了简写字!
再说我们当年唸的过度班是四班里最差劲的西班。很多老师跟校长们都认为我们是没有希望的一群垃圾虫!这些话让我们彻底失去了信心!幸好在我们上了六号班时,学校里最好的数学老师来到我们的班里教课。江老师在第一天来到班上时,就给我们上了一课最有鼓励性的开场白。
他说:“我知道你们看到我来是很惊讶的,对吗?是我跟校长提议说要来你们的班教书。我不相信你们是无药可救的一班。天生我才必有用。你们要记得天下没有人生得一模一样的!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们只要跟着我教导的方式去学去问,你们一定会有成绩会成功的的!”
江老师说完之后,看到一个男同学站起身向老师道谢。我们也跟着拍手。
真的很感激江老师的教导。我们满江红的成绩表里进步了不少。间中,看到别班的同学来我们班求知识。据说,七号班会考成绩里,班里有几个同学考得很好成绩。由此可见一斑!
何同学很厉害。她会记得很多女同学名字及她们的动向。谁只唸到五号班就离开了西班到别班;离开学校没上学了。她说出十多个女同学,我才慢慢地勾起的回忆。
我的记性比较差,记不起几个女同学。更不用说是男同学了!
两年前老同学相聚一起吃饭时,邓同学跟我说他是唸我一班的。我听了之后,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还有几个比如林同学,吴同学,李同学的,我几乎都没印象。我会有这种差记忆,乃是因为唸过度班的时候,我们作女生的都不太敢跟男同学说话!怕会被他人指点女生爱男生之嫌!说起来,真是好笑当年的纯!
前几天,在面子书里询问李男同学:“听说你在四月一日的时候有在燕子成,怎么没跟老同学相聚,及参加母校80周年的庆典?”
“跟他们都陌生了!而且没有人通知我有这个晚宴,所以不敢参加。”回信来了。
“你应该来,只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才会见到久别的老同学。45年了吧?我们在两年前有相聚一次。很多人像你一样都没来,实在太可惜了!”我写道。
之后,李同学寄来很多张相片,都是他跟其他本地的男同学的照片。一共有七张。
七张里面,我只认识一个刘同学。我上菜巴刹买菜肉时,时常向他买豆腐跟豆芽。买的时候,只是说明来意,却从来没叫过他,因为我忘记了他的名字!
其他六个男同学,却怎么也瞧不出谁来!李同学在平台里一一指给我们看,我们才焕然大悟。
45年的空白时间,真的变化了很多面孔。


Wednesday, May 30, 2018

(1084) 新书展

(登於2018年5月26日 联合日报电子报文苑版)

新书展是从3月9日到3月25日共16天。
前一天,我曾经向一个主内姐妹借阅她历年以来买的保健生活书。书里有多种的草药图片及言语说明。
她答应在星期六早上七点到八点之间,我们姐妹组聚会时把书借给我。
就在当天晚上,我突然想起图书馆有新书展的事项。
立刻跟她在平台里道歉地说:“明天本地市议会图书馆有新书展。我要去借新书了!等以后没书看的时候,我再向你借保健书吧!对不起了!”
隔天早上,我很喜悦。每一年里,我等的就是这一天!

总希望自己会从新书堆里找到一些熟悉作家们的新作,或其他能够让我有阅读下去的书籍。
我在十一点半煮好午餐后,就赶到了图书馆。

看到了新书摆列的角落,有种激动在心头。
底楼的桌子上及书架上摆了很多的新书。
它们有大人小孩看的华语书,英语的,跟国语的。
我往书架摆放的华语书走近。
巽了三本大人看的书。
它们是:
(一) 不如任性过日子~蔡澜;
(二) 怕见老师~潘碧华著;
(三) 医生,so what ?~吴奕品
这次,我不再像往年一样贪心了!

那个时候,我总是拿了四个孩子们的借书卡,借回十二本书。
加上自己的一张。
每每把十五本书捧回家,看了是喜悦外还是喜欢的。巴不得一口气把它们看完。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两个星期的借书期限是很快就过的。
到了还书时刻,总有一半的书还是新新的,还没翻看。
所以,这次就学乖了!
只用了自己的卡去借书。
看书时,也是逍遥自在地享受着书的内容故事。

断断续续地,又去了图书馆很多次。
每次总是希望能够借到自己心仪的书,像以往一样。
可是,那让我大大地失望了!
上星期的一个下午,当我抵达图书馆时,却很惊讶地发现新书展已经没有了!
我到华文书部门找目标。
又期望自己能够找到新欢。
找来找去,没找到。
后来就拿了几本食谱书,旧的新的都有。
要让柜台女工作人员帮我印还书的日期时,刚好遇到图书馆里上班的一个多年女友。
她跟我打招呼后就微笑地询问:“这次的新书展你有借到满意的书吗?”
我摇摇头说:“老实说,我没借到。多数是网际网络的作家们写的书,名字很陌生。内容也看不下去似的。那些书应该很受年轻人的喜欢,不再是属于我这个年龄的了!以前借新书,看到熟悉作家们写的书,就会特别的喜悦。这一次的,我已经找不到那种阅读的好心情了。我的看闲书时代已经过去了!哈哈!”
阅读·,其实也是要看年龄的。
以后,大概也是要学着年长的朋友们去看保健书了!

(1083) 生日快乐

(登於2018年5月26日 联合日报电子版文苑版)

今年的生日,跟往年的有点不一样。不同的是,是因为前一天是母校庆祝80周年庆典。来自全世界的校友们回乡庆祝,这也包括了我们1975年的一班老同学,外坡回来的手足及至亲们。
四月一日是星期日,也是愚人节。
很多孝子孝女都巽在这一天去墓上扫墓。
我跟至亲们也在这天早上六点多就上山拜访先父母了!

跟久别的手足们在父母家聊天说往事。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知道是大妹啊还是二妹的,在父母家前方提起我的生日日期。
我就趁机请他们吃红酒鸡汤长寿面作早餐。

这种巧合的机会不多。我跟她们不是每一年的清明节都会相聚的。
有此决定之后,我就邀请姐姐,两个妹妹,妹夫及外甥男到长途巴士站对面的“我家茶室”吃长寿面。
吃完后,二妹跟她的家人驾车回明都鲁。姐姐跟大妹去逛逛。我跟他们道别,独自一人回家。
隔天一早,像平常一样地拿起手机看。原以为会像以前一样,会收到很多老同学跟老朋友们的生日祝贺。
可是,我竟然没看到半句!
当天午,二女儿在家庭平台里告知她的姐姐,两个弟弟说我的事。
三个温馨的祝福来了!心里甜蜜如蜜糖。
晚上九点多,接到大妹从诗巫发下来一则短讯。她是发在老同学的平台里。
即刻,叮叮咚咚来了不少老同学的可爱生日祝福。
“谢谢大妹的祝福,让我有了做生日的气氛!”我向大妹道谢。
“要不要出去吃?”二女儿跟丈夫在不同的时间询问我。
我摇头。
自从患上了糖尿病之后,每逢生日我都不再买蛋糕吃,就少了那么一点庆祝的心情。外面的食物,也比不上我自己煮的健康菜肴。
所以会喜欢留在家里享受该有的清静时光。
对了,话说这四月一日晚上,我们回母校泗里街高级中学(之前的华侨中学)参加80周年庆典。大礼堂里摆了110桌的酒席。
到达时,人山人海。在礼堂的进口走廊处,遇到来自林梦的一对夫妻老同学。跟他们约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餐。他们答应说7点正在“21茶室”喝咖啡。
正想在平台里跟其他老同学相约之时,我突然想起还有两个小叔跟他们的家人在我家做客!说什么我这个作女主人的,不应该早早独自出门跟老同学约会吃早餐!
吃晚宴菜肴时,刚好看到女同学走近我的桌子,我急忙跟她说:“对不起,明天早上太早了!我不能出来跟你们吃早餐。你们也是要赶着上诗巫做事情,对吗?那只有等下一次了!”
四月二日,我的生日那天因此没有出外用餐。两个小叔在不同的时间内出去街上跟他们各自的朋友相聚吃早餐,之后他们用陆路跟空路回古晋。
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自由自在地听歌看新书,不亦乐乎!
四月三日早上,看到四十多个老同学寄来的祝福。跟他们一一道了谢意。
还对其中一个姓邓的男同学说:“每次有老同学生日时,你总是我们群里的第一个爆料的人。我很佩服。昨天早上,我期待你的第一个生日祝福呢。可是。。。。哈哈。”
邓同学回信了!
“我的手机里没有你出生的日期。面子书里也没有相关的资料。会不会是你没放进面子书你的生日?”
我想了一想。
果真有这么一回事,原来。
“被你一提,我才想起我是把它从面子书里拉出来了!那是去年的事!因为怕太暴露我个人的资讯!哈哈,错怪你了!对不起!”我立刻道歉。
就如此地过了62岁生日。
蛮有意思的!

(1082) 巴生的肉骨茶

(登於2018年5月19日 美里联合日报文苑版)

知道住在巴生的老同学要回来家乡参加,母校80周年的庆典。
我就麻烦她帮我买两包的肉骨茶。
听过很多次,说那里的肉骨茶是闻名全国的。
也有几次看到几个老同学在她的带领下,共同享用。
同学几次约我去吃。
而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参与其中!
每次到吉隆坡,也最多到亚航或马航的机场。
然后到国外游玩,来回只有机场而已。
要想专程去巴生吃,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因此,就想用包装的材料,自己煮来吃,过瘾一番。
原以为李同学来到燕子城,我跟她一定有很多机会见面的。
却不巧合,刚好遇到清明节。
手足跟至亲们从外坡回乡。
我跟他们进进出出。
跟老同学们相聚的时间反而排不出来。
到了昨晚吃晚宴的时候,还对李同学事先约好见面。
到达大礼堂时,人山人海。
110桌的酒席排满在内。
找到位子之后,就坐着不动。
竟然把约会忘得一干二净!
还勞烦住在西马的她亲自把两包肉骨茶送到我手中。
谢谢李同学。
这一次,真的麻烦多多。
下不为例!
哈哈。

Thursday, April 12, 2018

老同学

不知不觉间,我们离开母校已经45年了!
在今年的四月一日晚上,我们这些来自全世界的离校生,在母校的大礼堂内共同庆祝了母校80周年的庆典。
在110桌的男女老幼校友中,见到了很多80多岁的老校友,以及最年轻的18岁的学子们。其中最年长的是103岁的小学校长。
在我们的一群老同学中,也来了30多位男女同学。
因为曾在两年前举办了一次相聚,是41年来的第一次!所以很多都是认识的熟脸熟面的同学。
其中有一位姓李的男同学。认识他的人提起了他。我们才知道45年前是跟他唸同一班。他在清明节的时候有回乡扫墓。但因为他不是平台里的成员,所以他没参加。无形中,错过了跟老同学相聚的机会。
另外一个姓吴的男同学,我们一直以为他身在国外的。我三月尾在一间茶室吃早餐时巧遇了他。他是在没有人通知他的这种情形下也没有来。
没有参与平台的老同学们因此而错过了相聚的时光。想起来,那是蛮可惜的事!
事后的这几天里,我跟当年同班唸书的何同学有了几次的见面及微信。我们情不自禁地谈起了当年一起唸书的岁月跟同学们。
提到去世很多年的刘老师,我们的眼眶都红了。
当年我们怪他教我们华文太过严厉。我记得他曾静对我们这样说过:“我罚你们一个晚上写两万字,也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以后永远会记得这个’礼‘字。是一点不是两点!再过几十·年,你们肯定会感激我今天的教育。等着瞧!”
可惜刘老师已经在天堂了!
不然,我一定会上门向他道谢!因为后来离校之后,我就没再写错这个繁体字(礼)!
不过,他应该也没想到,很多繁体字后来都成了简写字!
再说我们当年唸的过度班是四班里最差劲的西班。很多老师跟校长们都认为我们是没有希望的一群垃圾虫!这些话让我们彻底失去了信心!幸好在我们上了六号班时,学校里最好的数学老师来到我们的班里教课。江老师在第一天来到班上时,就给我们上了一课最有鼓励性的开场白。
他说:“我知道你们看到我来是很惊讶的,对吗?是我跟校长提议说要来你们的班教书。我不相信你们是无药可救的一班。天生我才必有用。你们要记得天下没有人生得一模一样的!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们只要跟着我教导的方式去学去问,你们一定会有成绩会成功的的!”
江老师说完之后,看到一个男同学站起身向老师道谢。我们也跟着拍手。
真的很感激江老师的教导。我们满江红的成绩表里进步了不少。间中,看到别班的同学来我们班求知识。据说,七号班会考成绩里,班里有几个同学考得很好成绩。由此可见一斑!
何同学很厉害。她会记得很多女同学名字及她们的动向。谁只唸到五号班就离开了西班到别班;离开学校没上学了。她说出十多个女同学,我才慢慢地勾起的回忆。
我的记性比较差,记不起几个女同学。更不用说是男同学了!
两年前老同学相聚一起吃饭时,邓同学跟我说他是唸我一班的。我听了之后,想了很久都想不起来。还有几个比如林同学,吴同学,李同学的,我几乎都没印象。我会有这种差记忆,乃是因为唸过度班的时候,我们作女生的都不太敢跟男同学说话!怕会被他人指点女生爱男生之嫌!说起来,真是好笑当年的纯!
前几天,在面子书里询问李男同学:“听说你在四月一日的时候有在燕子成,怎么没跟老同学相聚,及参加母校80周年的庆典?”
“跟他们都陌生了!而且没有人通知我有这个晚宴,所以不敢参加。”回信来了。
“你应该来,只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才会见到久别的老同学。45年了吧?我们在两年前有相聚一次。很多人像你一样都没来,实在太可惜了!”我写道。
之后,李同学寄来很多张相片,都是他跟其他本地的男同学的照片。一共有七张。
七张里面,我只认识一个刘同学。我上菜巴刹买菜肉时,时常向他买豆腐跟豆芽。买的时候,只是说明来意,却从来没叫过他,因为我忘记了他的名字!
其他六个男同学,却怎么也瞧不出谁来!李同学在平台里一一指给我们看,我们才焕然大悟。
45年的空白时间,真的变化了很多面孔。



Wednesday, April 04, 2018

庆典

这次母校(泗里街华侨中学,后改为泗里街高级中学)庆祝80周年庆典,是从3月30日下午开始开幕,到4月1日晚上的晚宴结束。
其中有很多的节目,比赛在进行着。
我都没参与。
各项运动方面的比赛,该是学子们的天下。
对于步入中年的我,已经失去了参与的兴趣!
倒是在3月31日早上九点半,我跟嫂嫂,姐姐,二妹及侄女一起走进母校,要去义卖会走走看看有什么食物可以换的。
听说有烧猪(一公斤要RM100)烧鸭(一只要RM65)等的,很吸引人!
新年期间曾经吃了半边广东友人送的烧猪腿,觉得不想再吃,所以只有走过看一眼而已。
我拿了两盒水饺跟两粒肉粽子。
就走到食堂外面的走廊等至亲。
嫂嫂跟侄女还在寻找目标。
我则跟着姐姐及妹妹到篮球场看展览。
很惊讶地见到了父亲的遗照!
在先贤建校董事部的行列里。
再仔细看一次,原来他当年是任职为查账员。
之后,要打道回府前,我提议说要去图书馆看看。
我跟二妹走到楼上,停住在一间叫作“福和隆图书馆”大门处。
我走进去参观。
走了两回华文部的书架。
却怎么也找不到我在两年前捐给母校的好几百本书!
二妹也走近细看。
我竟然指不出我的书来!
“他们大概还没把书放进书架吧!”我跟二妹说。
走出图书馆,我有点失望。
之前跟至亲来母校参观时,副校长有说过:“现代的学子已经不像以前的我们了!他们喜欢看九把刀写的书。他们有最新的想法跟有逻辑的思想。”
我只好接受这种的“可能性理由”。
直到4月1日参加晚宴时,在桌子上看到了两本“憶华中3.0"的特辑。
翻到第78面詹赛娇写的“我的父亲詹桂璋”。
我才知道原来母校还有一间图书馆!用的名字就是她父亲的。
“改天有机会,我一定会回去探望我赠送出去的书。它们应该安然无恙吧!”我想。

Sunday, October 22, 2017

(1081) 邮资不足

(登於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美里联合日报电子报文苑版)


三天前寄的挂号信,以为已经在半路上了!

却不料,会在早上11点多,接到外子的电话。
“你在今天或昨天有去邮政局或快递公司寄东西吗?他们打电话来说你写的资料不太对。叫你赶紧去询问一下!不然他们会取消你的信件。”
听了之后, 我赶紧更衣到邮政局一趟。

想来想去,有错误的话也应该是那那挂号信了。因为我在这十多年以来,只寄了那么一封信。
到达目的地,就立刻走向第二号柜台。三天前,我就是向这个柜台的华裔工作人员寄挂号信的。今番,华人不在,只有一个女马来同胞。

拿出那天寄挂号信的证据,然后报出我的名字。
对方哦了一声说:“你要还我们5令吉80仙。因为你寄的信是寄去印尼的。”
我交给她6令吉。

交钱的时候,我觉得我当时也做错了!因为那天我只跟她聊着去旅行的事项,让她分心了!我压根儿没告诉她有关那封信是要寄去外国的。我想她就以为我是寄去国内的而已。
“那一共要还8令吉70仙吗?因为我那天已经还了2令吉90仙。”我询问。
“不是,这6令吉我还你,你给我3令吉90仙就好了。”
我顺从她的意思去做。一封寄去印尼万隆的挂号信是6令吉80仙。

(涂于2017年6月26日)

Sunday, October 15, 2017

1080) 与肉骨茶有段情

(登于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联合日报电子报 文苑版)

记得是在去年的有一天早上,小儿子带着我跟外子送大孩子上诗巫的飞机场。后者要去吉隆坡。在回家的半路上,外子带我们到丽华对面的新店里。他告诉我们说:“前几天我朋友带我来这里吃肉骨茶。味道很好,我喜欢。你们也试试看吧!”
听了之后,我并没有存着很大的信心。多次吃肉骨茶,都没给我有什么惊讶。
但是,那次我喝了第一口它的汤汁后,让我找到了生平第一回的惊喜!我跟家人说我以后还要来。后来;我又去了几次,直到该店的老板在燕子城也开了分行!
去年中,我们中学老同学有举办一个别开生面的聚会。那是分开了43年后的相聚,让我们回味无穷。
在相聚聊天中,我跟老同学们提起了肉骨茶。
一个住在西马的老同学笑着对我说:“你什么时候会去吉隆坡?我带你去吃全国最好吃的巴生肉骨茶。”
我记在心里了。
总是念念不忘地找机会去巴生吃吃看。
但是,每回到了吉隆坡,总是身在机场里,匆匆忙忙地往外国飞。就是回来时,也是赶着回家乡。
此次,会突然想起要去巴生吃,乃是因为我跟一群朋友要去国外游玩。我们早上飞吉隆坡。而去国外的飞机是在傍晚。下午有一段时间的空档。就以为可以坐车去吃了!
在平台上跟朋友提起此事。
个个都提出了缺点多过优点的理由来。
“来回是很敢的!”
“如果遇到塞车的话,我们就来不及坐飞机了!”
“要记得啊!我们在下午三点多就要放行李了!”
“还是不要去吃比较安全啦!”
旁观者清,是事实。
我终于明白我的无知。
肉骨茶到处都有得吃,我急什么呢?
以后肯定会有机会去品尝巴生的。
“好!我听你们的!”我说。
诗巫的朋友知道后说:“没有想到你那么爱吃肉骨茶,你上来诗巫吧!我带你去吃!”
说得我真的流口水了!
隔天清早时分,就上街买了两排猪肉排骨。还到药店找肉骨茶香料。曾经听友人说A1的好吃。老板说店里没有卖。他介绍我另外一种牌子。
拿回家之后,就煮了!
真的很好吃,全家人都喜欢。
(涂于2017年6月26日)

Sunday, October 08, 2017

(1079) 电子报

最初的时候,是从西马的《马华文学》中得知有关电子报这个名称。
不曾阅读过任何的电子报。虽然《马华文学》进入电子报已经实行了很多年,但因为自己跟不上,所以也没去找真相。我是看不到内容的!
去年,诗巫的一个男文友告诉我说:“《联合日报》已经有电子报了!我们只要还十零吉一年就可以看整年的报纸,非常的受用。”
之后他还教导我怎样把钱放进银行,及一切有关的事项。
我为之而心动过。
但是我后来没去实行。
因为之前没找到《马华文学》内容的经验,所以也就放弃了!
直到今年的七月尾,接到美里《联合日报》编辑的微信通知:“古晋《联合日报》将在八月一日起变成电子报了。如果有人兴趣,我可以赠送电子报给你们。你们只要给我你们的名字,电邮地址跟手机就行了!”
这一次,我给资料了。
只半天的功夫,就收到了回应。里边有属于我个人的密码及电邮地址。
心里想,这次一定要把整份报纸的内容找出来看!特别是星期日的文艺版。
试了很多回,我却不得要领。
写微信询问编辑跟诗巫的文友。
编辑以为我身在美里,还约定时间见面,然后教导我怎样打开电子报。
“我在燕子成呢!”我在微信里回信。
诗巫的文友回答说:“你只要填一下你个人的资料就能够看到了!”
我不甘愿地式了一次又一次。有些疑问慢慢地出现。比如表格里要我填code no,我却不知道从那里拿。这一条没填上是空白的,就停住不能往前走。
我是从八月十日试着进入电子报的。当时身在古晋家婆家,没有很多时间去看手机。
倒是到了八月十一日晚上11点33分,编辑在微信里寄给我们电子报第一次改版后的文艺版,是整大面的。隔天早上9点39分,他又寄来了星期日的文艺版。
真的让我们先睹为快!
有了编辑的帮忙,我如愿以偿地看到我要的文艺版,因为之前邮寄了几篇拙稿,很想知道它们有没有刊登的机会。
此时,我放心地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编辑的微信里。期望的是,他会在每个星期六晚上寄来星期天的文艺版。
虽然放心了,但是我还是对找寻电子报内容存有“再试试看”的心情。这种想法,时常围绕在心海里。
八月十五日早上,我情不自禁地打开手机找联合日报的电子报。以为又像前几天那样找不着。嘿!我竟然很意外地看到了它!我欢喜若狂。我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感觉很好。
这个电子报,除了给我全砂的新闻外,还有汶莱的!
真是太妙了!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