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17

邮费不足

三天前寄的挂号信,以为已经在半路上了!
却不料,会在早上11点多,接到外子的电话。
“你在今天或昨天有去邮政局或快递公司寄东西吗?他们打电话来说你写的资料不太对。叫你赶紧去询问一下!不然他们会取消你的信件。”
听了之后, 我赶紧更衣
到邮政局一趟。想来想去,有错误的话也应该是那那挂号信了。因为我只寄了一封。
到达目的地,就立刻走向第二号柜台。华人工作人员不在,只有一个女马来同胞。拿出那天寄挂号信的证据,然后报出我的名字。
对方哦了一声说:“你要还我们RM5.80。因为你寄的信是寄去外国的。”
我交给她RM6.00。
“那一共要还RM8.70吗?因为我那天已经还了RM2.90。”
“不是,这RM6.00我还你,你给我RM3.90就好了。”
我顺从她的意思去做。

与肉骨茶有一段情

记得是在去年的有一天早上,小儿子带着我跟外子送大孩子上诗巫的飞机场。后者要去吉隆坡。在回家的半路上,外子带我们到丽华对面的新店里。他告诉我们说:“前几天我朋友带我来这里吃肉骨茶。味道很好,我喜欢。你们也试试看吧!”
听了之后,我并没有存着很大的信心。多次吃肉骨茶,都没给我有什么惊讶。
但是,那次我喝了第一口它的汤汁后,让我找到了生平第一回的惊喜!我跟家人说我以后还要来。后来;我又去了几次,直到该店的老板在燕子城也开了分行!
去年中,我们中学老同学有举办一个别开生面的聚会。那是分开了43年后的相聚,让我们回味无穷。
在相聚聊天中,我跟老同学们提起了肉骨茶。
一个住在西马的老同学笑着对我说:“你什么时候会去吉隆坡?我带你去吃全国最好吃的巴生肉骨茶。”
我记在心里了。
总是念念不忘地找机会去巴生吃吃看。
但是,每回到了吉隆坡,总是身在机场里,匆匆忙忙地往外国飞。就是回来时,也是赶着回家乡。
此次,会突然想起要去巴生吃,乃是因为我跟一群朋友要去国外游玩。我们早上飞吉隆坡。而去国外的飞机是在傍晚。下午有一段时间的空档。就以为可以坐车去吃了!
在平台上跟朋友提起此事。
个个都提出了缺点多过优点的理由来。
“来回是很敢的!”
“如果遇到塞车的话,我们就来不及坐飞机了!”
“要记得啊!我们在下午三点多就要放行李了!”
“还是不要去吃比较安全啦!”
旁观者清,是事实。
我终于明白我的无知。
肉骨茶到处都有得吃,我急什么呢?
以后肯定会有机会去品尝巴生的。
“好!我听你们的!”我说。
诗巫的朋友知道后说:“没有想到你那么爱吃肉骨茶,你上来诗巫吧!我带你去吃!”
说得我真的流口水了!
隔天清早时分,就上街买了两排猪肉排骨。还到药店找肉骨茶香料。曾经听友人说A1的好吃。老板说店里没有卖。他介绍我另外一种牌子。
拿回家之后,就煮了!
真的很好吃,全家人都喜欢。
显示更多心情
评论

寄一封信

自从有了电邮之后,我就很少再去邮政局寄信或收信了。
这种情形应该有十多年了!
早上十点多,为了要寄一封信,我不得不去邮政局买邮票。
最大原因是因为收信人没有电邮跟微信。
(跟他们的通信记录,还停留在10多年前的方法。)
最近要去游玩。
旅游之地有我一对很久没联络的夫妻文友。
为了要得知他们的一些信讯,我只能用这个法子。
到达邮政局,我们以前买邮票的窗口已经关闭。
看到椅子上坐满了人,要是要拿号码的话,肯定要等一段时间。
为了答案,我就询问第五号柜台的男马来同胞工作人员:“买邮票的,也要拿号码吗?”
他点点头。
我拿了一个号码。
果然我在椅子上等了一个钟头半。
我走到第二柜台。
“我要还多少呢?寄平常的。”
柜台处是一个认识的华人女性,我们曾经一起旅游。
“要95仙。”
早期时是60仙。
“如果是挂号信呢?”
“是两块九。”
“那就用挂号吧!”我回答。
之前是一块三。
跟朋友提起此事。
“去Pos Laju会更快,只是会比较贵一点。他们会把信交到收信人手上。”朋友说。
早知道,我会巽后者!
当然,更期望我会接到文友的回信。
想不到10多年前的邀约,会拖到今日才有机会!

Monday, June 19, 2017

更新护照

护照是八月才到期。我此人一向心急,就预先要去拿表格了!
很早就得知上了60岁的年龄,更新护照只要还一百令吉。
最近几天,几个中学老同学在讨论着要去印尼游玩。我有兴趣参与。
在寻找室友之际,心里又贪心地要去新疆。
两队的旅程很接近。一个在八月尾,另一队在九月。
为了旅程顺利,我应该先更新护照。
也顾不得还有两个月到期,我就先更新了!
前天早上,到达移民局部门。看到泠泠清清的办公室。
我不拿表格填了,就直接更新。
四号的男马来同胞询问我几时要用到护照,我说可能七月八月吧!

之后,他帮我填东西,我只要签名跟印手印。
之前会想要拿表格,就是怕自己的国语半天吊,看不太懂或填不来。本来的意思是要拿回家叫孩子们帮我填。之后才来更新。
“一个星期后来拿新护照吧!”柜台的女马来同胞微笑地跟我说。
“好!谢谢你。现在好快做好哦!”我说。
有了新护照,就踏实多了。

Tuesday, June 13, 2017

翻译员

早上去对面江的大医院看眼睛,是一种复诊性的。
其实,真正的看眼睛日期是在六月七日星期三,是三月份的安排。
五月尾,突然接到眼科部门的一个电话。他们叫我今天去看医生。
我正好奇。
在往常时,星期二跟四是动手术的日子。
那个时候,星期一,三,五才是我们看眼睛的时刻。
昨天早上,我就带着疑惑的心情去大医院询问了。
柜台的男马来同胞工作人员给我一个肯定答案。
所以我今天早上就来了!
看我眼睛的是一个漂亮,有着一双大眼睛女印度医生。她会说英语跟国语,但不明白华语。
一个拿着第四个号码的广东女性朋友先走进病房。她进去病房很久。
后来,拿第一号码的女马来同胞被叫进去。只一下子功夫她就出来了。我们询问她是不是已看好眼睛。她却告诉我们说:“里面的女性把验血报告纸弄不见了。医生叫我进去给她们作翻译员。我讲不清楚。”
此时,我才明白我之前所听到的。
我以为广东朋友今天来是要看她验血报告结果的。原来她已经拿到了!那么,她本来是想给医生看那张报告,却在她来到病房时,印度医生却找不到那张纸在病卡里。
又花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印度医生叫我进病房。
我正好奇女马来同胞还未叫进房的,我怎么会先进呢?
站在医生的桌子面前。
“你会讲华语吗?”她问,用英语。
我点点头。
“那麻烦你告诉她,叫她再去验血一次。因为她今天没给我那张验血报告纸。有了它,我才能够帮她写信去古晋医院或私人诊疗所动手术。目前本地没有专科医生。”

“哦!不是说缅甸的两夫妻又来了吗?我听他人说的。”
“是吗?就是有的话,也不知道他们几时会到啊?我们不能等他们来,因为她这种情形,好像不能等太久。你问她她有什么不舒服?”
我跟朋友说了。
“我的眼睛有时睁不开,没有常常,但是偶尔。我需要用手把眼睛打开。我见过两个私人医生,他们都说我的眼睛很干,有点破裂。他们叫我动手术。”
我用断断续续的英语跟医生讲述。
“因为没有专科医生,泗里街医院这里不能给她动这个手术。诗巫医院吗?不行,那边有太多的病人了!根本排不下日期!古晋的我可以帮她写信,但也不能肯定他们会安排在那一天做手术!有验血报告后,我们会写介绍信去看私人诊疗所,只有这样了!”
“还有,你要告诉她一声,她下次来看我的时候,叫她务必要带来一个会听英语,然后又会讲华语的人来。不然我很难跟她沟通。我们这个部门是没有华人的。你一定要告诉她这一点!”
“哎!这里不是有一个华人护士吗?”我询问。
“她已经不在这里做了!她到其他部门了!”印度医生回答。
我用华语跟广东朋友说了。还特别交代她最后一点。

“下次来的时候,要带你的孩子来。”
“那怎么办呢?我孩子要做工啊!”朋友很为难。
“叫亲戚或朋友陪你来罗!”我说。
说的时候,也蛮可怜她的处境。
想不到我今天却成了她们两者的翻译员!

巴贡的浮屋

这是巴贡的浮屋。
建在巴贡水坝的湖泊上。
小舟花了二十分钟的水路到达,从巴贡卖鱼的浮箱码头上。
那次,我们花了RM800来回小舟费!(共两趟来回,一趟以RM200算)
水是青绿的,煞是好看及新鲜。
浮屋底下是几条大木桐镇住。
隔天要回巴贡水坝时,坐在小舟里拍它。
才知道这间浮屋的外观!
根据女主人的讲述,这是政府建的屋子,给住在巴贡的土著申请拥有。他们就租给游客以赚取生活费。
曾在5月19日在此浮屋里过一个晚上。
住宿费一个晚上是RM300。
吃一餐是以每个人RM7来计算。
浮屋里有四个有床缛的房间。
晚上,凉风习习从窗口流畅进来,非常凉爽。
屋主是肯雅族夫妇。
他们则住在旁边的红色浮屋中。
巴贡的浮屋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图片可能包含:天空、户外、水和大自然

Thursday, June 01, 2017

(1075) 巴贡之旅

(登于2017年5月28日 联合日报 文苑版)

很多年前,听过巴贡这个名字,也稍为知道一些有关开启巴贡水坝的负面消息跟新闻,多数是来自本地各报刊的报导,有时电台也会报告这些问题。当年提最多次的是该地区附近住的土著们,他们在呐喊着反对的声音。大家都以为建不成水坝工程了。但到了后来,有关方面有赔上一些数目给土著,一切才顺利地朝着计划走。
去年三月中,几个中学一起念书的老同学去巴贡发电站游玩。他们跟小邓一起拍照。后者是巴贡区内的电力局叫作Sarawak Hydro Sdn Bhd  里任高级职员。这还包括安全,卫生与环保(Occupational Saftely Health and Environment) 等多种职业。他们合拍出来的相片是很漂亮的。特别是当巴贡水霸发电站放出多余水的相片!它像仙境一般有白色云朵在飘扬,其实是排洪出来的水演变而成的美景!它又像瀑布一样高处飞下而降,非常的壮观。
看到一行列的相片,我们一群爱游玩的男女同学都心动了。
最初的时候,是本地的小许提议说要亲自去巴贡看看。接着,住在林梦的小王也兴起了附议,有兴趣前往的同学(包括我)纷纷报名。大家都一致通过要在四月八日跟九日的两天一夜的旅程。彼此就在《中学1975》的平台里商量着,很是热闹。
三月中就打算行程的同学在平台里谈得不亦乐乎,达到一整天里有百多条的短讯在流传着。
就要定下决心说好启程之日期,小许突然有一个问题说:“请问小邓,我们去的时候,会不会看到放水的景点?如果那两天里没放水的话,我们去就没有意思了!我很想知道,我们会有机会看到放水吗?没有的话,可以放一点点给我们看吗?”
在平台里看到此段话的同学们都会心一笑。这也真正难倒了巴贡发电站的电力局经理!放水一事,对他来讲是一件大事。它不是我们小时候办家家酒的游戏,说要放水就可以随时放水的!
只一下子功夫,回应来了!
“我们有关当局现在也不知道到时会不会放水,要看这两个星期的雨量。如果有下雨的话,湖泊里的水位就会高。水位高时,我们才会放水。有时一放就是一个星期或一个月的时间。这样吧!以后要放水时,我会预先通知你们,免得你们失望!好吗?”
三月尾,天是相当旱的。有时整个星期里没下半滴雨。我们都在期望着有奇迹。
天终于作美了!清明节那几天里,很常下雨。这在无意中给了我们很多的希望!
此时,刚好小邓及时告诉我们说:“我们的发电站会在清明节过后放水,巴贡这几天都有下雨,人工湖泊的水位高了。我在四月中要回去古晋一趟,所以你们可以在四月头来玩罗!”
本来要改期到五月份的行程,一夜之间又活耀了起来!有参加的同学们都在商量着行程,这也包括了订旅馆的事项。
根据小邓的说法,巴贡的旅馆可分为两大种:一种是最贵也是最好的(RM212.00/一晚)跟另一种平常的(RM63.50/一晚)。我们定了三间最好的房间,两间给两对夫妻外,我们三个女同学就拿了有两张双人床的房间。
本地除了小许两夫妇外,还有我是跟着他们的车,美里的小杨夫妇跟一个女同学,玛丽亚,林梦的小王夫妇跟古晋的许夫妇,共有十个同学参加。美里的小林是在当天清晨才又决定要跟着美里的小杨夫妇一起前往,她在前一天还在感冒发烧。
我们三个人在清晨五点就开始从泗里街启程,到明都鲁路口处打油跟吃午餐,之后又开始驾车到巴贡路口处跟来自美里林梦等地的同学集合。
还未来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要去的水坝是近在古晋及斯里亚曼半路的巴丹水坝(Batang Air)。儿子跟女儿曾经去过这个地方生活营。直到老同学们在平台里,奉劝我跟小许夫妇要在明都鲁过夜后隔天才驾车,说如此驾法会比较不会累。我才惊觉我的地理原来全还给老师了!幸好事后没说出来,不然一定会笑声满室!
早上十点多到巴贡路口,我们逛了该处的两排木屋店。那是专卖该地的土产。价钱非常可观!一粒小的南瓜要卖RM13.00到RM16.00之间,小 苹果十粒要RM20.00,不要说那些黄瓜啦,地瓜的,三条或三粒也要卖RM10.00的。
三架车一起驾,在巴贡路口不远处,有一间小咖啡店。我们不去喝咖啡乌厚厚,而是下车解三急。间中,也吃了不知哪个同学传进车里的青苹果,小王夫妇拿出自家生产的甜蜜蜜水桃(小小粒的也会甜,不会青涩),及饼干之类的零食,算作点心来吃。
奔向巴贡的路是相当不错的石灰路,就可惜有很多的凹凹凸凸的路面,应该是归于因为有大型罗里车来回驾过后的痕迹!车主若没看好路面就以速度快的驾法,肯定会让搭客大跳特跳阿哥哥舞!幸好小许的新车(才买几天呢)车顶高,座位也软,我这五尺七寸之躯的头才不至于碰到车顶!后面跟着的两部车也不知道路面的情况,他们也跳得苦哈哈。
又走了两个钟头半的时间才到达戒备森严的检查站,小邓已在那儿迎接着我们的到来,让我们有实至名归的感觉。
他先请我们去餐厅吃个午餐,然后带我们去旅馆。
住的地方在高山上。往下看,风景优美,远处还看到水坝绽放出来的水,如处在仙境之中。
旅馆是单层的。我们拿了三间房间,都是在同个建筑物里。其他的两对夫妻是寄住在小邓的高级屋里。
放好行李之后,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就走路到附近一间建筑物,还经过一个清洁的游泳池,大家议论纷纷地说着要来游一游的打算。我们要去的是一间会议室,我们要去看有关巴贡历史的幻灯片。因为之前不知道要参观这个地方,所以来的时候,没带着厚衣。里面的泠气应该是放最大的,对我这个怕泠的人来讲,简直是身在哈尔滨一样泠!坐在我旁边的小刘就很聪明地穿了一套有点厚的长袖衣。有几次我差点要把双手掌放进她厚衣里取暖!
小邓在1995年就来到巴贡区任职高级职员。他见证了一切从头开始建起的巴贡水坝发电站的过程。当他站在台上跟我们讲解巴贡发电站的历史时,他轻而易举地从头说起。当然,我们都成了他的学生!
此时,进来了六十多位的各族男女大学生,他们是来自诗巫的UTC。他们租了两辆巴士来回巴贡参观,精神可嘉。
之后,老同学以地主之谊带我们参观排洪的地方。
巴贡的人力发电厂是东南亚最大间的。其人工湖泊,有如内陆海洋一样,刮大风时,湖浪高达一米多。此区的总面积(695 square kilometers)是等于一个新加坡岛。巴贡发电厂也是世界第三高(旁三点水)昆凝土面板堆石坝(World‘s Third Highest Concrete Faced Rock Fill Dam)。
我们把车驾近放水处,站在车外的走道上看人造飞瀑,声势浩大,犹如千军万马奔腾,震撼人心。也仿佛天正在下雨一样,再加上大风吹,我们几乎误以为自己正在海边看海浪似的。
那放水的尾端处是45度冲向地面的。它不是直直冲下来的,因为有些许的弯曲冲法,会让水冲下时没有那么有重量,不然肯定会把地面上冲出一个大洞来。我们看着冲水的景象,非常的美丽,也拍了很多的相片作纪念。从下午四点多看到五点多,看不厌的样子。再遇到太阳下山的景色跟那些水,简直是仙境一般有色彩。有同学说:“如果叫张艺谋来拍几部古装戏,一定会很卖座的。那些云啊水啊,都是现成的,不必做假的!”
我们也参加了发电水坝的内部。邓同学给我们很祥细地讲解操作过程。里面摆放的机器是很庞大的。从来没见过那么大及高的机器摆在眼前!
根据老同学的解说,这发电站里的工作人员都是当地的土著。公司给各员工一部车。车都是用号码作记号的。如果有情况发生,所有的员工都要到公司去互相合作帮忙。
要回程去旅馆的时候,老同学把我们放到最高处的路上。低头看发电厂,它是那么的渺小,可见我们是处在多高的山上!远看放水的地方,哗!景色迷人,有不想回去的念头在心头!
看完一切美景之后,我们回到旅馆冲凉休息。之后到餐厅吃晚餐,又是邓同学请客。饭桌上,我们久别重逢似的谈谈笑笑,好不愉快!吃完饭,到小邓的高级住宅住处小坐。偌大的一间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一架电视机在客厅里摆着,就是他唯一的同伴了!
在他家的饭桌上,小邓也给我们看了两本很厚很大的书。书里的彩色图片都是他的杰作。有一张拍得最美的是放水的时刻,遇到夕阳的景色,配合起来真的是一副沙龙的作品!我们聊啊聊的,竟然过了两个钟头。为了隔天一早要去观看买鱼的码头,我们互道晚安。
游泳池这一个名词,也在疲累中忘记了。
许是玩了一整天的缘故,大家冲好凉(那天的水源是特别的小)就去见周公了!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邓同学就来载我们三个女同学去湖边的卖鱼码头。
到达目的地,已经看到很多种的交通工具停放在山坡下近码头处,有的则是停在半山坡上,更有的是停在山坡上的。人啊是在码头处等着渔夫载渔获来。很多买家已经在浅水处的空地上等待。我们一路走下坡,在半路上会看到有人在卖切块的鹿肉,野猪肉,小鹿,四脚蛇等,也很惊讶地看到一只关在大铁笼里的水鱼。
这儿有个水上抢鱼市场,蔚为奇观。渔夫坐在长舟来靠岸,原住民与肯雅族就涉水到小舟边捞鱼,赚一手,然后卖给岸上的买家。
渐渐地,有看到小长舟断断续续地的到来。有的是停在浅水码头附近,有则则是停在先进的浮箱码头边。长舟一靠岸,就有很多人围上前观看,指指点点地巽他们各自要的鱼类。鱼类有多种,那是我之前不曾看过的!比如登卡拉(dengala),西玛(xima),梦佳兰(mengala)等。听说偶而渔夫也会抓到一两只价钱可观的忘不了(ampulau)。
我在旁边有时会听到同学们提起白目(福州音),以为他们说的是人类,却不料原来是一种鱼的外号!我不知道它真正的样子!直到有一次,一个同学在他面子书里放上一张有一排鱼的照片,我就询问小邓那四种鱼叫作什么。明明只有两种鱼在里头,而我这个《主妇不出门,不知巴贡鱼》的人,就闹了不少笑话!
如果不是大妹在我去巴贡之前交代了一句:“很多老同学都说巴贡的淡水鱼好吃,也帮我买几只回来吧!”
我呢,就带着妹妹的使命,跟在人家的后头去看鱼。看来看去都不满意,因为不识鱼的缘故!还一度把全部希望放在老同学的手中,希望他会帮忙巽几只。却不料,明明看到他们站在浮箱码头处看鱼观鱼的,一转眼功夫,拍了两只白面候的相片后,我竟然看不到他们的踪影!紧张之下,只好靠进一对很常去买鱼的老同学夫妻身边。他们买了一袋又一袋的鱼只回去。我就厚着脸皮吩咐他们帮我巽两只。拎了两只白目鱼(事后他们告诉我),我终于被小林叫住,她站在山坡上,叫我归队。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卖鱼的码头。
接着,因为时间上的不足,我们一共六架车(当天的半夜三更清晨时分,有同学驾了两部车从明都鲁出发,加多了五个人)就向另外一个小水坝叫作木伦(Murum Dam)的前进。那是一个离开巴贡有一个钟头半的车程。小邓跟那儿的工作人员相约好要在12点之前到达观看。
从巴贡路到木伦水坝的路也是石灰路,但却比巴贡路更小更坏。有的路面已经陷下半边路,要非常小心驾车。
小邓带头。很常的时候,我们见不到他车的踪影,由此可见他驾车的功夫!因为山路很高,坐在车里可以看到远处的道路,白色的一条龙似的出现在眼前。车要爬上山,然后驾下坡。一路走来,发现有的山坡很斜,有则是绕着一座山而跑。这种长远的路,两车之间一定要有些距离才行。两边车道的旁边都是低谷,很深下去的样子。行行走走,爬上爬下,终于到了目的地。
木伦水坝比巴贡水坝小很多,但是它排水的地方会比较长跟高。水是徐徐地往下流。它是在拉让江的上游,排出的水就流到下游的巴贡发电站。我们走进一道门之后,就走路到一座山的下边。山的前方有做了几个弯曲的格子银白色楼梯,方便工作人员爬上去观看内部情况。小邓笑说那个楼梯是走向天堂的路!两个女同学爬上第一层楼梯拍照,远远看她们,她们像是被关在鸽子笼里的样子。我佩服她们的勇气,已经要进入六十岁关头了,她们竟然能够爬上斜梯!是我的话,肯定会发抖着双脚。我们在梯下就笑着说她们已经见到了一层的天堂!
下午两点多左右,我们各自道别,就完成了此回的两天一夜的巴贡之旅!
从小邓同学口中,得知不少有关巴贡水坝的知识。让我们得益不少。
(写于2016年6月间)

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相聚

今年的清明节落在四月四日星期一。我跟娘家的手足们在星期六就去探望先父母了,而家公一边的则是安排在星期日去拜访。
在清明节当天的早上,我在中央市场买菜肉当儿,很惊喜地见到多年不见的中学女同学小钱。她一看到我就说:“我们的老同学小李这次有回乡,她一直要找你。可惜的是,我没有你的手机号码。哪!我现在给你她的联络电话!她应该还在燕子城。”
说起小李这个小学中学的老同学,我已很多年没见到她了!刚离开中学大门之后一两年,她就结婚了。然后在新加坡成家立业。而我还在西马念我的会计系。放学院假期时,我会到新加坡探望六哥,还登门造访小李好多次。
我拿了号码,即刻给小李打了一个电话。她当时正在泗里街她姐姐家。因为隔天早上她就要回诗巫,然后回吉隆坡。也很不巧,我当晚有个饭局,要跟来自外地的至亲们一起用餐。
我告诉小李:“很抱歉,我不能去见你。”
“不要紧,我还会在六月一日回来燕子城,要参加同学聚会。到时你一定也要来啊!我们很久没见面了!”
就如此地,我才知道同学们在六月一日有个相聚。
是离开母校41年后的事。
因此,很感激小李的无意中的透露消息。
我在期盼着日子的到来。
从四月到五月尾之间,我们中学1975 的平台里非常的热闹。本地的六个老同学筹备会就在那个时候成立了小组。一切事务就由他们分工合作地筹备着。



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1074) 送书

(登于2017年1月8日星期日 联合日报 文苑版)

应该是在上个月的事吧。牧师在演讲前,曾经叫我们主内弟兄姐妹们捐一些属灵的书给礼拜堂,然后再转给市议会图书馆。说对面的图书馆需要放一点有关耶稣的书。让那些非基督徒有机会认识到这个救主。
这个法子很好。
我们马来西亚是个崇教自由的国家。各崇教信仰都是叫人行善做好事。因此,我们要尊重各人所信的信仰。
我曾经在本地的新图书馆开幕时,看到书架上排有很多关於佛教的书。看时觉得图书馆里应该也可以排上别种崇教的书。让读者们有更多有关信仰的知识。
后来,我在报刊里看到牧师跟有关负责人送72本的书给图书馆。他们合拍了一张相片说明此事。
得知后,我的心也开始动摇着。
看到家里的书架上排有一些杂志。多数是由首都吉隆坡一些文学机构印的。也有的是亚细安国家的文友们送的。因为不曾在图书馆里看到这一类的书。我就决定把它们送给市议会图书馆。
算算看,竟然有百多本各种各类的杂志。其中有清流、蕉风、赤道风、新加坡文艺、笔会、菲华文艺、印华文艺、梦田、中学生等。
我在每一本书上都写上我的名字。以防万一。
送到图书馆时,跟有关负责人交代说:“因为这些是杂志,所以会淘汰。如果图书馆不要了,请你们通知我,我会要回的。”
因为曾经有过「沉痛」的经验。
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我把吉隆坡出版的「学报」送给明都鲁的市议会图书馆,希望读者们从中认识到此书。只几个月功夫,他们就把它们丢掉。我很心痛!从首都带它们回家来,竟然落到这个地步!
后来,市议会图书馆没有要我的杂志。
到了今年的六月初,中学时代的一班八十多位老同学有个聚会,是过了四十一·年后的相聚。过后,我们都各自捐献了一些钱给母校作一种回馈法。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决定把我的一些存书捐给母校的图书馆。希望同学们有所收益。
回想当年自己在中学时代,住在乡下,正是缺少看课外书的年龄。就是要去街上市议会图书馆结书,也是难若登天!
因为有经验,所以我送得坦然。

(1073) 舌尖上的食物

(登於2016年9月18日 联合日报文苑版)

以前,当四个孩子都在家的那段日子里,我这个煮妇,常常会给他们煮出一道又一道的菜肴,从不曾有过失算。看到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每一道菜都会吃得光溜溜的,我看了也喜欢。
到了今日,除了我跟外子在家外,还有一个孩子留在身边。
要煮吃三餐时,却很意外地感到为难着。大有那种不知道要煮什么食物放在饭桌上,的那种想法!
最近,我时常会有这种的困扰。
因此,我会回想过去日子里所煮出来的食物,然后再翻出来回味一番。时不时地,我会减少份量地煮出来。这才解决了我的问题。
曾经跟孩子们提起他们小的时候,很喜欢吃饭团的往事。他们都希望再吃到我做的。还叮咛说等他们回家度假时,我能够做给他们吃。
我做的饭团很简单。只是把当天吃晚餐后留下的剩饭,淋上酱油或是其他肉汁在饭上。用双手去弄圆形状就行了。剩饭少的话,饭团就平均地弄小粒些,让四个孩子都有份。
孩子还在外地时,我早已想好要弄饭团给他们吃。
可是,等他们回到家里时,我却忙着煮些他们在外地很少吃到的菜肴。
饭团一事,早已忘得干干净净!
再次记起时,他们都已经离开家门到外地了!
就如此地一年一年的过。
我已经很多年没做饭团了!
孩子们,下次回乡时,记得要提醒一下啊。

Sunday, June 26, 2016

(1072) 挡箭牌

(登於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联合日报副刊《文苑版》)

有时想,有亲朋好友们是做生意的,也是有其好处的。至少在推销员上门时,我们可以把他们当作挡箭牌来使用!
就说早上吧!时间大概是十一时左右。我在厨房外面的长桌上砍几粒青椰。.之前看到小儿子没吃早餐,我不想宠坏他,让他自己解决。
正当我在砍第二粒椰子时,突然看到一架白色的车子从右方的方向驾过来。车子驾得很快,到达我家篱笆门前时,有那种刹车的刺耳声音。
我以为是老幺的朋友来约他去外面吃早餐,
我停住手,然后走进客厅呼唤着小儿子。
等我走出客厅时,却很意外地见到车主开车门,然后走下来。他站在电动篱笆门前对我说:“快点开门!快!”
对方是用急促及命令的国语来对我讲。
我好奇地站在原地看他。因为没戴老花眼镜,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脸。见到的是一个穿着黄色上半衣的陌生男子。走近看,原来是一个男马来同胞。
“怎么会是个不认识的人?今天才星期日啊!还没到星期一。不可能是电话局的人来送免费小型电脑吧?正如电话局的工作人员在几天前所承诺的。“
闪在我脑海里是这种的画面故事。
这时,我的孩子站在电动门的开动按钮处。
我竟然叫她开门!
就因为对方吩咐我吗?我有点蒙了。
开了篱笆门后男子走进来,他站在客厅的玻璃窗前,跟孩子说话。
“你要找谁?”孩子问。
“我要帮你们装煤气头,我可以去你的厨房查一查吗?”他还用双手比划着。
我一听,就知道事情重演了!
记得很多很多年前,是婚后不多久的事。有一天早上,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突然有两个华人推销员上门。他们一下车,就直接走进我的厨房。也没得到我的同意之下,他们就蹲下而拔掉煤气管,还剪掉一小段。我要拒绝时都已经来不及。在那个时候,刚好遇到外子回家。问明事情后,外子使出挡箭牌说:“你们不要乱装啊!我的堂弟是卖煤气的,他从来都没提起这件离谱的事!这样吧!你们给我电话,等我有需要时,才叫你们来!”
记得很清楚的是,那两个男推销员很生气地丢下煤气管在石灰地板上。还边说边走出厨房:“我们不管了!等你们的煤气爆炸吧!那也是活该!”
话说回头,我看到孩子还在跟陌生人说话,我急忙在旁用华语说:“跟他讲我们家不用装什么头,我们是卖煤气的。”
孩子对他说了,用国语。
“不会怎样,装了会比较安全。你家的男人那里去了?是他叫我来的!”我听到他说起lelaki这句话。
我知道他是个骗子!
因为外子从来不管煤气的事!
孩子比老妈子的我聪明,她关上篱笆门。
男子走出去时,还口口声声地说:“我知道你们很害怕,没有事情的!很多人都有装!”
过后不多久,我在面子书上看到信息说:“现在骗子已经来到砂州各市镇行骗煤气管。他们的最主要目的是进屋行窃。多数是有两个人,穿着蓝色的上半衣。最喜欢找那些没关上铁门的人家。”
想不到,我们真的遇到骗子!
幸好当时没有让他进屋。
(21/4/2016)